kivi-中二哲学协会会长

有志中二少年。

摸鱼。。。摸着摸着变成了奇怪的东西。



私心鸣佐tag)

《迟到》04 下

    “哈哈哈哈……”牙笑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其实那个欧巴桑刚刚是在找志愿者,说愿意做志愿者的人就举手,哈哈哈……”

    “我靠,”鸣人对他竖起中指,“回去你给我等着!”他忿忿站起,拽不拉几地走上台。

    欧巴桑随即又讲道:“还有人自愿上台吗?”

    回答她的是场下瞬间一片寂静。

    欧巴桑尴尬地看着学生们,忽然眼前一亮,“那我就随便抓一位同学上来吧。”

    人们的视线跟着她手指的方向前进,被抽中的居然是宇智波佐助?!

    台下立马躁动起来,他们都知道待会这两人要做些什么,唯独鸣人无所谓地傻站着。

    “两位同学,跟着我和这个老师一起做。”欧巴桑从另一个老师背后环抱住她,手指交叉,手掌置于腹部上。这个动作是为了应付突然被噎住的紧急情况的。欧巴桑的手臂一下又一下向上收紧,原本一十分正经的动作,鸣人在一旁看得都傻了,或者可以说,他脑海中仿佛有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我TM待会要和那个臭屁佐助一起做这种事情???

    欧巴桑“不怀好意”的笑容惹得鸣人双肩打了个寒颤,她说:“好了,现在到你们做示范~。”

    “喂,吊车尾的,快点弄好就走了!”佐助不悦地催促着,“你上不上?”

    “我上,我上!”

    无可奈何,鸣人嘴角抽搐地靠近佐助,有模有样地模仿着之前欧巴桑的演示,轻轻抱住黑发少年。

    场下又开始骚动。

    佐助不满地用手肘戳了戳鸣人:“你快点动啊,吊车尾的。”

    终于,时长半分钟的闹剧在少男少女的欢呼声、尖叫声中结束。

    鸣人迅速松手,三步作两步回到台下,一到牙身边,抬起手就给了他一拳:“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哈!”


    几个少年边打闹边走出会议厅,鸣人低头慢慢走回教室,他今天可真的不想再和佐助接触了。但是!老师强硬要求佐助帮他补课,迫使那张被他打上马赛克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唉我说,你学习那么认真干什么?考哪个名次不好非要考第一,你要是考差点现在留下来陪我的说不定就是小樱了我说。”鸣人耷拉着的脑袋慢慢垂到桌子上。

    佐助每天迫于给鸣人补课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早已有些不耐烦:“我还想说你个吊车尾的能不能有点脑子,还害得我要牺牲我的休息时间。”

    “那就别补了呗我说!”
    “你以为我很乐意吗?到时候你的成绩不好我们小组综合成绩的分也得挨扣!”
    “扣就扣,分数有什么重要的,反正我也不会去考大学。”
    “那我呢?你这人就这么自私的吗?……算了,跟你理论也没用,说了你也听不懂!”



    一旁来找佐助的体育委员小李尴尬地看着他俩:“那个,佐助,运动会你要报名吗?”

    …………

    鸣佐二人仇视地看着对方,激烈的火花中达成共识。

    “好,如果你在1000米赛跑中能超过我,给我们小组赢得学分,我就不给你补课!”

所以说像我这样的单身狗,在圣诞节就一定会被虐是吗

圣诞快乐

前文  鸣人视角     佐助视角1  2  3



木叶中学——学生论坛——校园生活

#1L#狗子就是生命

  如题,今天我一定要叙述一下我的悲惨遭遇。


  我是一只单身狗,今天下午我逃课到学校后门小树林,原本在某棵树上睡得好好的,忽然就听见有人在树底下开始讲些什么。那人讲得支支吾吾的,显示回忆一大段两人以前美好的时光,接着就开始口吃,OMG,一听准是要告白了。


  结果憋了半天也没说出那两个最重要的字,我顿时连自己单身汪的怨念都抛在脑后,一心为他着急。结果我往下一看,那俩人正好是我两个兄弟?!这两人,一个是校草,校乐队小提琴手,妥妥的学神,告白的那个是校痞,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空长一副好样貌却没有脑子。


  老话来讲,我霎时就石化在树上了。


  而下面告白的那个兄弟在磕磕巴巴了一分钟后,嘴里竟然蹦出来的是:“你可以做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好的朋友吗?”


  他居然可以无脑到这种程度。更令我没料到的是,这校草就跟听懂了似的,(脸红地)点了点头,答应了他?


  于是30秒内,校痞问校草要不要跟他出去玩校草同意了然后他们俩一起翻墙出了校园。WTF!校草居然和校痞一起逃课?!(虽然我也在逃课没错啦。


  过了不知多久,我发现兄弟几人中只有我是单身狗了。


  下课以后,我鬼迷心窍的跑去学生会想举报那两人逃课以抚慰我脆弱的心灵,结果我在学生会室门口停下了我的脚步,然后只能打道回府。


  因为从里面传来了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的喘气声♂,没错,又是大家熟知的千手和宇智波。


  所以说像我这样的单身狗,在圣诞节就一定会被虐是吗???

    难得的周末,一家人终于可以聚在一起吃顿饭。佐助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他的爱人则在孩子们的房间里,手里拿着卷轴,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偶尔宠溺地观察一会儿正在玩耍的面麻和恰拉。

    两个孩子正在堆积木,面麻会中规中矩地先看看图纸,再有条不紊地把它们由低到高搭起来,一座漂亮的城堡就快要建成了。

    恰拉两手齐下,歪歪扭扭地拼出个不知什么东西,那奇形怪状惹得鸣人噗的笑了出来。恰拉倒像是完成了一个惊天大作,装作擦了一把汗,欣赏起自己的作品来。

    看着看着他也觉得没什么新意,于是转向面麻那,拿着几块积木,摆出一副好兄弟一起干的架势。面麻眨了眨眼睛,不由想起以前被他毁掉的小恐龙,转身挡住恰拉。恰拉往右边绕,他就跟着把屁股往右边挪,一来一去,恰拉只好吃瘪地站在原地。

    幸好这孩子比较“没心没肺”,上一秒粉嘟嘟的嘴都要翘上天了,下一秒立马多云转晴似的,钻进装玩具的柜子里,掏出一把玩具宝剑来。恰拉拖着剑屁颠屁颠地跑回来,在面麻的身后又蹦又跳想要引起他的注意:“面、面麻,我们一起玩勇士大战恶龙好不好?”

    面麻虽然拼好了他的城堡,但见恰拉早已扮成一副勇士的样子,有点不开心地说:“可是,你每次都让我当恶龙,我不想当恶龙了。”

    “但是我也不想当恶龙。”恰拉低下头。

    面麻突然意识到爸爸就在旁边,于是提议道:“对了,我们可以让粑粑当恶龙啊!”

    “哇!你真是太聪明了!”

    于是俩娃子边跑边喊着:“粑粑,我们一起玩勇士大战恶龙好不好?我们当勇士,你来当恶龙!”

    “我也不想当勇士,要不……让你们佐助爸爸当恶龙吧?”

    “可是佐助爸爸……”面麻稍微犹豫了一下,又同意了,“好吧。”

    屋内,一个大傻子陪着两个小傻子上窜下跳,嘴里还有模有样地说,作为勇士团长要好好训练新来的小勇士们。

    佐助做好饭菜,上楼来喊他们吃饭。他打开门,说到:“面麻、恰拉、鸣人,下去吃饭了。”

    “啊啊啊啊!团长,恶龙来啦!”

    两个小孩把鸣人推到佐助面前,然后唰地溜到床后:“团长,就交给你了!”

    “……你们在干什么?”佐助问。
    “没什么,一会就好。”

    金发火影笑眯眯地走向孩子们:“对不起啦勇士们,我被恶龙俘虏了,所以现在我要把你们抓下去吃饭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