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vi-中二哲学协会会长

有志中二少年。

(鸣佐)短篇《只有我知道》 慎入

为了拖连载的稿(并不
这篇也许真是一把大刀子!高能预警!
沉浸在7.3欢乐与肉的孩子们不要进来!
原著背景,有雷点的孩子们请走安全通道
非要傻不拉几地把自己虐个千万遍
求别打

(上)
    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火影室里那个背脊挺得老直的身影,此时正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显示屏。

    上次忍者联盟会谈的总结鹿丸已经发过来了,嗯……怎么这么快又到木叶举行中忍考试了?这玩意又耗钱又耗精力的说。说起来上次电车技术引进用了多少钱来着?唉……待会叫鹿丸再统计一下村库的收支吧。

    眼神无意间瞟到了显示屏右下角的日期,鸣人提了提眉毛,诶?今天是7月3日吗?

    脑子里不禁就想起去年这个时候鹿丸提起的话题。

————————————————————————————

    “鸣人,你对同性恋怎么看?”

    “噗——”原本在一边办公一边吃拉面的七代目火影一口喷了出来,“啥意思?啊啊啊……我的文件,我的电脑遭殃啦!!!”

    鹿丸朝鸣人挥了挥手里的资料:“近几年,耽美文化似乎发展地越来越宽泛了,这种风气……总之我们这种直男对这样的东西真的很难以理解啊。”

    “你这么说会被很多萌这个的人讨厌的吧?”

    “是啊,所以说,你怎么看?”

    “嗯……那啥,我们村不是一直倡导文明开放的吗?对这样的文化的追求其实也是对爱情的一种渴望吧?再说了,同性恋者也是有权利受到他人的尊重的我说。”

    鸣人抬起头看了看鹿丸,右手用筷子夹起拉面往嘴里送:“你以前不是会关心这种事情的人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鹿丸扶额,沉默了几秒后才缓缓说道,“主要是几乎整个村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很喜欢把你和佐助凑一对啊。而且今天就是所谓的鸣佐日。”

    “噗——”又是熟悉的一幕,鸣人咳了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这种话题下次能别在我吃饭的时候说吗我说,当然还有喝水的时候。”

    “好吧。”

    “不用担心,我们都是有家的人了,哪会开那种村际玩笑?”

————————————————————————————

    今天是我和佐助的日子啊……说起来,他也很久没回来了,在外面身体还好吗?吃的还好吗?过得开心吗?能和路边的野猫好好相处吗?鸣人有太多太多想问他。

    可是每次回信都只有简短的几句话而已,只有在交代很重要的任务或为了投喂野猫叫鸣人给他送点猫粮时才肯多讲几句。最后勿念二字结尾。

    就这么不想和我说说话吗?

    要不是现在自己身为火影,肯定就像少年时期那样冲动地跑出村外把他逮回来了。

    ……

    要是自己没有和雏田结婚,会和佐助在一起吗?

    不可能的!我们之间只是朋友关系吧我说!

    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想见你……
   
    时间过得飞快,一天又过去了,夜幕降临,没有星星,几盏路灯散着橘黄色的光,在幽蓝的夜里是那么微弱。

    “我回家去咯!”鸣人伸了个懒腰,抬眼一看,已是没有一个人影,“今天又是我最后走吗?”

    在毛毛细雨中飞跃一家又一家屋顶,七代目火影湛蓝的瞳孔中似乎映着那个人的身影。

    今天是鸣佐日,只有我知道罢了。


下篇等我慢慢码……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