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vi-中二哲学协会会长

有志中二少年。

(鸣佐)《只有我知道》下

    夏日,阳光传递着炙热的温度,那灿烂的光却在途中被翠绿的叶挡下,唯有几束,争抢着从叶间小小的细缝中穿过,终于得以温暖一寸黄土。

    无论一年四季都穿着黑色披风的忍者,像往常一样在森林里走走停停,时不时给亲近过来的野猫喂食。

    这个味的猫粮快喂完了,干脆试一试要吊车尾上次寄过来的番茄味猫粮好了。

    关节分明而又结实的手打开包装袋,捻了小小一撮猫粮,嘴里轻轻哄着那只棕黄色毛发的小野猫过来,伸手将食物放置于它面前。小野猫小心翼翼地低下头,伸出小小的舌头,舌尖迅速地扫过。突然它像是遇见鬼一般地跳开了,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少见的蓝色眼眸似是要滴出水来。

    不喜欢吗……明明是番茄味的啊。佐助眼神里带着些许疑惑,又用手沾了一点放进嘴里。其实我觉得味道还不错的。

    这样的话就没有猫粮了,刚好那件事办完了,要不就回一趟木叶吧。话说今天是几号了来着?

   

    佐助找了家偏僻的小店坐下来稍作休息,老板倒上一杯热茶,倒是挺欣喜地说:“今天是7月3号咯!”

    “看来老板是有喜事?”

    “也不是啦,”老板嘴角上扬着,像是回忆起什么似的,“年少的时候啊,在这一天和挚友们偷了父亲的酒,跑到这林子里来信誓旦旦地结义。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样啊。说起来那时倒是觉得酒这东西不是一般的难喝啊!哈哈哈!”

   7月3号,挚友

    似乎曾经听说过今天是所谓的鸣佐日,虽然同性恋这类的悖逆了社会潮流,但当时只是因为想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没有特别地在意这件事。

    我和吊车尾的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佐助想扪心自问一下,他确实曾经接受了吊车尾的用“朋友”来解释这一关系,但是自己又是怎样想的呢?

    朋友,的确是。

    兄弟,算是吧?

    我们的关系大概就止步于此了。

    但又总感觉这样形容起来,还比不上这家茶店老板和他的挚友,有点不甘心啊。

    我反倒觉得我们年少时的作为,明显比这疯狂、激情了不知几十倍啊。

    真是难得遇上的难题呢。从相遇开始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在寻找答案,不过我们好像都没能解开这道题。

    能够确定的是,我对你的那份情谊,友谊吧,绝不比别人差。

    我确实想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当然这句话在心里说说就行了。

    你……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吧。佐助微微地垂下眼帘。

    “扑腾扑腾”几声,抬头一看,用来和吊车尾的传信的鹰,不是很轻巧地停在佐助的手臂上。健壮的腿上捆着的除了信件之外,还有一小包野猫们最喜爱的口味的猫粮。

    “辛苦你了。”佐助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鹰的羽毛。

    和吊车尾的一样笨拙的字迹看起来仿佛他在和自己口述一般,装作很厉害的样子说自己早就知道野猫肯定不喜欢番茄味的猫粮,所以又给他送了一点过来。倒数第二句还反常地特意强调说“木叶最近真的没有发生什么特别难搞的事情哦”。

    ……

    你这人也太好猜了吧。

    好吧好吧,反正我也凑巧想回去一趟了,赏个面子给你,帮你一把吧。

    与老板付账道别之后,佐助立马踏上回村的路途。

    想快点回去。


    可惜赶到木叶时已经很晚了,站在火影室前,只有漆黑一片。

    “已经回去了吗……”

    佐助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转身走了。

    今天是鸣佐日,只有我知道罢了。










昏暗到连路面无法照亮的旧路灯下,七代目疲惫地迈出一步又一步,朝家的方向走去。

在强迫自己停止烦恼关于挚友的事后,心里还在为村民们想着:是不是要换路灯了?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