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vi-中二哲学协会会长

有志中二少年。

《迟到》04 下

    “哈哈哈哈……”牙笑得眼泪都挤出来了,“其实那个欧巴桑刚刚是在找志愿者,说愿意做志愿者的人就举手,哈哈哈……”

    “我靠,”鸣人对他竖起中指,“回去你给我等着!”他忿忿站起,拽不拉几地走上台。

    欧巴桑随即又讲道:“还有人自愿上台吗?”

    回答她的是场下瞬间一片寂静。

    欧巴桑尴尬地看着学生们,忽然眼前一亮,“那我就随便抓一位同学上来吧。”

    人们的视线跟着她手指的方向前进,被抽中的居然是宇智波佐助?!

    台下立马躁动起来,他们都知道待会这两人要做些什么,唯独鸣人无所谓地傻站着。

    “两位同学,跟着我和这个老师一起做。”欧巴桑从另一个老师背后环抱住她,手指交叉,手掌置于腹部上。这个动作是为了应付突然被噎住的紧急情况的。欧巴桑的手臂一下又一下向上收紧,原本一十分正经的动作,鸣人在一旁看得都傻了,或者可以说,他脑海中仿佛有百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我TM待会要和那个臭屁佐助一起做这种事情???

    欧巴桑“不怀好意”的笑容惹得鸣人双肩打了个寒颤,她说:“好了,现在到你们做示范~。”

    “喂,吊车尾的,快点弄好就走了!”佐助不悦地催促着,“你上不上?”

    “我上,我上!”

    无可奈何,鸣人嘴角抽搐地靠近佐助,有模有样地模仿着之前欧巴桑的演示,轻轻抱住黑发少年。

    场下又开始骚动。

    佐助不满地用手肘戳了戳鸣人:“你快点动啊,吊车尾的。”

    终于,时长半分钟的闹剧在少男少女的欢呼声、尖叫声中结束。

    鸣人迅速松手,三步作两步回到台下,一到牙身边,抬起手就给了他一拳:“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哈!”


    几个少年边打闹边走出会议厅,鸣人低头慢慢走回教室,他今天可真的不想再和佐助接触了。但是!老师强硬要求佐助帮他补课,迫使那张被他打上马赛克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唉我说,你学习那么认真干什么?考哪个名次不好非要考第一,你要是考差点现在留下来陪我的说不定就是小樱了我说。”鸣人耷拉着的脑袋慢慢垂到桌子上。

    佐助每天迫于给鸣人补课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早已有些不耐烦:“我还想说你个吊车尾的能不能有点脑子,还害得我要牺牲我的休息时间。”

    “那就别补了呗我说!”
    “你以为我很乐意吗?到时候你的成绩不好我们小组综合成绩的分也得挨扣!”
    “扣就扣,分数有什么重要的,反正我也不会去考大学。”
    “那我呢?你这人就这么自私的吗?……算了,跟你理论也没用,说了你也听不懂!”



    一旁来找佐助的体育委员小李尴尬地看着他俩:“那个,佐助,运动会你要报名吗?”

    …………

    鸣佐二人仇视地看着对方,激烈的火花中达成共识。

    “好,如果你在1000米赛跑中能超过我,给我们小组赢得学分,我就不给你补课!”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