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vi-中二哲学协会会长

有志中二少年。

【误会】(鸣佐)(一)4

    太阳开始下山了,阳光变得更加绚丽,像是在死亡前最后的绽放。道路的左侧是一条宽敞的河,波光粼粼,右侧是高矮不齐的欧式别墅。
    黑色轿车缓缓停下,这是一栋4层高的别墅,旁边春意盎然的花园里种满了番茄。 
    鸣人有些无力,他想起了自己月租700,只有三叠的寒酸住所。
    鼬平淡地说:“这是我父亲朋友的房子,看在父亲的情面上便宜卖给了我,我也只是交了110万首付而已。”
    “我们可能是假舍友。”鸣人伸手揽上牙和鹿丸的肩,三人不约而同地摆出了更加凄惨的表情。
    鼬嘴角勾了勾,打开门,说:“快进来吧,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
    某三人一溜烟闪进了门。
    鼬的家很干净,家具很简单,电视机、茶几、沙发。鸣人想到好像以前在宿舍里也只有他不会屯臭袜子 。
    “鼬。”
    “嗯?”
    “你们家就你一个人住吗?”鸣人问,他忽然想问问能不能在这租个房间,这边风景好,离木叶公司也不远。
    “不,两个人。”鼬说。
    话音刚落,门口传来悦耳的声音:“我回来了。”

评论(3)

热度(20)